家里的慾望1-16完   乱伦小说 

 (序)
在一座普通楼房里,传出的轻柔音乐让人心情平静,但是仔细听,就会发现
里面夹杂着令人心跳的喘息声。
房间里,一个少年赤裸着身子坐在沙发看着地面上的表演,一个大约17岁左
右的少女,一丝不挂地趴在少年的身下,将暴涨的阴茎含在嘴里进进出出的套弄
着,使少年脸上露出舒爽的表情看着对面的表演。
地面上,赤裸裸的成熟女体和一个看似年龄不大、但身材发育得不像这个年
龄阶段的少女互相纠缠着,发出一阵阵娇喘,看得让人血脉膨胀。
看着眼前这一幕,让我回想起了半年前的事……
(一)
我叫石木,今年刚开始上高一。家里南方的一个小城市里,一个不到20万人
口的小城市。我的学习成绩很稳定,根据最近十次考试班级排名统计。我的排名
固定在30名,上下浮动不超过5.身材很不错,1.78的个子。
如果不比脸蛋比强壮的话,全校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。至于颜 值嘛,我向
来认为作为爷们不应看脸,要看实力,看内涵。唉,但问题是现在女孩子太注重
外表了。所以,至今为止我都沒有过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,只有轰轰烈烈的姦情。
如果与失足妇女上床算姦情的话。
原来我们五口之家,我上有父母,还有一姐一妹。但父亲在一年前刚去世。
家里原本非常富有,爸爸是小土财主一枚。但由于爸爸的去世。除了房产还
在,其他很多的财产都卖了。因为外面惦记的人太多了,爸爸不在守不住呀。这
事下面会提到的。
说起来,我们家的女人样子普遍比男人出色。用较流行的话形容:肤白貌美、
波大腿长。我和爸爸长得得属于政治课本上所说的「绝大多数」。把我们扔到茫
茫人海中两秒不到就会把我们忘掉的那种。妈妈早期是在外资公司当文员的,据
说追求姐可挤满十里长街,而爸爸当时承包了那外资公司的很多业务。两人开始
认识了,而交往过程中妈妈发现爸爸虽然是个土包子,但其实比公司里的高管们
都富有。接受了爸爸的追求,成为一名全职的家庭主妇。
这样的家庭看起来往往不是太和谐了,特別是两人站在一起时,女的比男的
还高。合影时妈妈还常常故意穿上10厘米的高跟鞋。照片里妈妈比爸爸高出不少。
但还好,爸爸的经济实力在这里。妈妈平日也不会说什么,家里至少不会吵架吧。
怎么形容爸爸和妈妈呢?可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--相敬如宾。两个人在家
里也是客客气气的。毕竟两人的爱好也不同,妈妈这人有点小文艺。她经常提起
她年青时喜欢的一个叫三毛的女作家。说什么三毛与荷西在撒哈拉沙莫的爱情故
事。而爸爸喜欢听相声,评书。感觉爸爸和妈妈就像是一个古董紫砂壶配上一个
喝红酒的法国水晶杯,很不协调。
不协调,但也平静。
两年多前,这种平静从此被打破了。
那一年夏天,爸爸被检查出有癌症。按照爸爸那个年代的说法,爸爸属于投
机倒把式的人物。什么赚钱的生意都沾一手,什么小煤矿呀、炒房子、包工头呀。
生意铺得很广。生意多,除了爸爸沒人能管得过来。虽然爸爸一直在陶冶我。
从小带我出席各大生意的场所。但沒多大用,我年纪才多大呀。当爸爸身患
绝症的消息传出后,在爸爸下面幹活的亲戚朋友们都开始打起我们家的主意了。
那会,我主动跟爸爸说。管不住的生意就不要了,卖给別人。所以,过去那
两年我都跟着爸爸到处跑。而那阵子,妈妈急了。开始计划爸爸不在了的计划。
毕竟十几年沒工作了,一点谋生的技能都不懂呀。虽然在家里开的美容院里
挂了个老闆的职位,但从来沒去过。爸爸病了,妈妈只能重出江湖了。爸爸和我
那会都是焦头烂额的,也帮不了妈妈。爸爸只能派了一个远房的表弟(我应该叫
表叔的)去帮忙妈妈的忙。爸爸的表弟叫李风。平日里我都叫他李叔叔。
这两年来,我的日子很难过。爸爸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差,头髮一点一点沒了
(因为做化疗)。但爸爸还是带着我处理家里的各种生意。而
我也沒了同龄人的乐趣。除了协助爸爸,就是跟着各个家庭老师学习,避免
不上进度。那会,家里好乱呀。妈妈早出晚归,妹妹又开始进入叛
逆期。天天和妈妈吵架。每次吵完就往学校跑,妹妹读得是可以寄宿的贵族
学校。姐姐是家和我说话比较多的人,但也是满脸愁容。
终于,爸爸在去世前终于把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。家里绝大部分的资产都差
不多转移到了我手上。那还记得爸爸去世的那天,他已经几乎
说不出话了。只能断断续续地说:「照顾好家里」。我只能流泪地点头,说
不出话。而后,亲戚朋友们开始注意起我来。特別是几个想鬧事的
亲戚给我收拾了以后。呵呵,帮助爸爸便宜出售生意让我认识了很多人。他
们得了好处还感恩的。而且,我手上还有资源能帮到他们。做一个有用的人很重
要。
我的生活又恢復了平静。虽然以前和睦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。至少,妈妈坚
持回家煮饭了。呵呵,我们家那么多年一直沒请保姆。因为爸爸坚持认为家里不
能长住着一个外人。但爸爸去世后,家里倒是多了一个外人--李风叔叔。他经
常来家里蹭饭。平时妈妈在美容院里上班,下班时都是由李风叔送她回家,顺道
就在我们家里吃饭了。那会的我沒想太多,因为学习进度落后太多了。虽然依靠
关系进入了市里的重点高中营海中学。经歷了过去两年的生活,我特別的珍惜现
在的日子。至少妈妈那几家美容院生意怎么样,我也沒怎么关心。这几家美容院
开张以来就一直沒赚几个钱,妈妈出去努力了两年还沒怎么拿钱回家。唯一变化
是妈妈的身上多了几分女强人的味道--那种刚出来发梦的女强人。
再烂也是个小老闆嘛。偶尔我问起美容院生意怎样,妈妈总是很自豪地说很
好。但多问两句,妈妈就会吱吱唔唔的回答不上来。我也不想再问下去。
有一天晚饭,姐姐和妹妹都在这。李风叔也和往常一样蹭饭。那天晚上妈妈
做了好大一桌菜,还开了一瓶爸爸珍藏的红酒。饭桌上,大伙们都挺开心的。李
风叔人很风趣,三个女人都笑成一团了。我也陪着笑。但感觉有点烦,一家人吃
饭多了个人。总让我不习惯。但李风叔又并不令人生厌。爸爸对李叔的评价不高。
说他办事能力不强,除了比较会讨女人宽心以外。我倒不太这么认为,毕竟
讨女人开心也是一种本事呀。很些时候,有女人在让李风叔去办还是能办成了。
只是大事不成,小事幹不好。但让李风叔去了美容院倒是老爸一个不错的主
意,因为有不少女客人是冲着他去的。虽然沒赚钱,至少也沒亏呀。
由于妈妈也喝了点酒,她显得很放松。李风叔说些略荤的笑话。妈妈会轻轻
给他轻轻一捶。「別当着孩子们说这些」
我感觉有点不对劲,有点过分地亲热了。姐姐微微笑着,她什么时候都是那
么一副女神范。妹妹倒是兴奋的接着话,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。但很快,一家子
人又高兴地吃开了。直到我的筷子掉到地上,很老土的电影桥段发生了。我捡筷
子的时候看到了一只手。一手放在妈妈大腿上的手。妈妈那天晚上穿着白色的家
居服,那款式有点像网球服。下半身是小短裙。那只手把妈妈的小短裙拉起,在
大腿上上下抚摸着。我吓了一跳,立刻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。擡起头又开吃了。
李叔叔和妈妈喝得有点HIGH了,也注意到我刚捡过筷子。我陪着笑,仔细地
看着妈妈一眼。妈妈的脸红扑扑的,时不时看李风叔一眼。水汪汪的大眼睛,目
光流盼。
吃完饭,我找个借口:说要去老师家补习。跑了。我躲在家楼下角落里等着。
这地方小区里比较隐蔽的地方。外面是些树,从小路和楼上看不到这里。刚
好这几天楼上有人装修。这里堆了一堆不要的傢俱还沒运走。我躲在这,想如果
妈妈送李风叔下楼。在这我可轻松地观察到,但他们不会看到我。
过了半小时,李风叔从楼上走了出来。妈妈跟在后面,手里拎着垃圾袋。两
人向着我躲着的角落走来。我吓了一跳,立刻蹲下。我透过杂物堆的缝隙望出。
两人走到杂物堆前,一下子抱在起。亲起嘴来。李风叔,不是李风这鸟人还
在妈妈的身上乱抚摸着。妈妈搂着李风,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,好陶醉呀。
「妈的,他们果然有一腿」我心里想。
李风搂着妈妈,双手在妈妈身上上下抚摸。还把妈妈的小短裙拉起来。我操!
骚货呀,居然沒穿内裤。不,是我看错了。角落里只有一点路灯照过来,我看不
太清楚。但昏暗的灯光下,妈妈的腿显得特別真。两瓣又白又肥的屁股在李风的
手中变化出不同的形状。中间隐约有条红色的绳子。喔,妈妈有穿内裤。是丁字
裤。李风忍不住了。他掏出了自己的傢伙。
角落里的光缐真的很差。我看不到妈妈的表情。只能看到那个性感高佻的女
人双手按在墙上。李风从后双手搂着这个女人,衣服已经被推到奶子上面了。两
手大手像捏面团一样搓着两个奶子,下身有节奏地耸动。丝丝的路灯透到角落里,
我只能看到女人的头髮在晃动。李风贴着女
人秀髮,轻轻地在女人耳边细语「骚货,你的水真多呀。爽不爽呀,叫两声
呀……」
那楼外的路上时不时有人走过,女人咬紧牙一声不吭。还有呆在旁边的我。
我屏住唿吸,怕他们听到。右手隔着厚厚的牛仔裤磨着我的鸡巴。也是一声
不吭。
李风推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女人突然说话了:「別射……唿……会流出来的
……別人看得到……」
李风好像挺听话,一下子拔了出来。全射在女人大腿上。女人很生气,李风
一直陪着气。摘了两片树叶帮女人抹着她大腿上的精液。
一会,他们离开了。我像一滩烂泥,躺在那角落里。两个小时,一动不动。
(二)
那晚过后,我还是和平常。努力补课,希望能赶上进度。平常学校家里两点
一缐。每天晚上都和妈妈聊会天再回房间睡觉。还是一副母慈子孝的境像。这段
时间姐姐和妹妹经常住在学校里。只有我在家,妈妈很多事都会对我敞开心菲。
在妈妈眼里,孩子多大都是孩子。偶尔,我会故意把话题引向李风。一聊起
李风,妈妈往往会眉飞色舞的。说起两年前爸爸查出有绝症时,那时的妈妈想奋
斗,什么事都幹得一塌煳涂。幸亏有李叔叔呀,很热情地帮助了妈妈。那会我和
爸爸往外跑,妹妹又反叛。
李叔叔还经常安慰她。
「妈的,都安慰到床上了。他安慰你的心,你安慰他身子。谁帮谁呀。」
但我不知谁怎么办。找人打李风一顿?让他自动离开妈妈,好像不大可行。
妈妈现在好像真的动了情。每想到这,我都恨得直咬牙。脑海里总是迴响着爸爸
最后那句话:「照顾好家里」。不断不断地回想。
一切一切都和平常一样,我一直不动声色地。过去两年从爸爸身上学到的一
件事。当有一个问题解决不了时,先不要去解决。各收集信息,多瞭解情况。时
间推移,可能事情会自然解决。也可能自己会想到办法。
我先控制了美容院。美容院里的人都知道我在家里的地位,不敢得罪我。我
把美容院的财务查了一次。原来美容院有很多不清不楚的账目。管理费用很多,
有很多很神奇的报销。进货价格比市面的价格高很多。当然,按正常算下来,美
容院也赚不了几个钱。和亏损差不多了。但账面上明明白白是亏的。我气得直咬
牙。惨的是,亏得一塌煳涂还能向银行贷款。
我也把家里翻了一次。很正常,妈妈的衣服很时尚。但妈妈天生爱美,这不
奇怪。
一天,妈妈和李风一起去外地了。我跑到美容院,在妈妈的办公室翻了个底
朝天。
妈妈的办公室很大,办公室里面有个很小的卧室。我想,这就是狗男女偷情
的地方吧。柜子里还放着很多情趣睡衣,各种各样。还有各种各样的其他服装:
有代码的警察制服、东方航空的空姐制服、还有我们护士的制服。胸部还有「营
海市人民医院」的字样。我操,都是真货。会玩呀。
最让我噁心的是一堆工具。麻绳、蜡烛、手拷……
当然,这种玩意我见过。麻绳是糅制过,看起来粗糙但其实很顺滑;手拷外
面包着牛皮的,拷了人不会勒伤手;蜡烛当然也是特制的,只有40多度,滴在人
的身上不会把人烫伤。其实一件很逗的事,很多人都喜欢玩SM. 但又不想受苦,
现在的商家也精明。专门开发一些能满足客户SM需要的用品,又但不会玩的人受
苦的。
最后,我在妈妈的电脑上发现了很多视频。妈妈沒在电脑上加密码,可能她
认为办公室很安全吧。
电脑的D 盘全满了。但D 盘里沒什么东西,所以我很轻松地在员工考勤的目
录下找到了一个全勤的文件夹。全是视频和相片。
通过这样视频和相片,我很惊奇地发现:虽然已经是41的人了,岁月沒在妈
妈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。但一点也看不到岁月在她身上留上一比痕迹。想也是,
为了保持身材,妈妈晚上几乎不吃饭,只喝粥。连续十多年了,一直坚持在做瑜
伽。但坚持了这么多,便宜了这个傢伙。我眼冒金星了。
相片和视频非常剌激。光是拍摄的地点就让人喘不过气来。有我们家里和办
公室是最多的,但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。在温泉、在马路边上、在公园里……居
然还有我们乡下的老屋。那场景我还有印像,是我爷爷的爷爷在清朝末年就留下
的老房子。墙面斑驳,边上是沒了腿的柜子。妈妈身下那张床几乎快散架了,据
说爷爷和奶奶去世时就在这床上……
我的手一直在抖着,一个视频一个视频地打开。从开始一直看到结尾,绝不
快进。我估计我的眼睛已经是通红了,虽然我沒有镜子在身边。鸡巴顶我的牛仔
裤,好痛呀。
有一个视频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因为那个视频我文件名是以日期命名的。日期
是爸爸去世那段时间。我点击了视频进去了……
视频的背境是我们家乡下。爸爸的灵堂。这视频是我们帮爸爸守灵那会拍的??
这贱人呀。视频打开,开始画面是对着挂在大厅中间爸爸那黑白的遗照。照片里
爸爸很自信的样子。然后画面往下拉,是一个素白的身影。喔,是穿着孝服的妈
妈。她跪在两条满是毛的大腿中间。有滋有味地含着两毛腿中间的一根东西。然
后,一个男人声音在电脑里传出:「母狗,可以了。起来趴在桌面上」
妈妈立马站起来,趴在了放祭品的供桌上。画面里,爸爸亲切地看着他最爱
的老婆。画面一转对着妈妈的屁股,一只手拉起了妈妈的孝服。素白的孝服下是
妈妈圆润的大屁股。妈妈的孝服里居然是真空的。妈妈是真空地帮爸爸守灵。这
时的我看不到自己,但我知道我的眼睛一定是红色的。我的手握着鼠标,紧紧地
握着。那鼠标都差不多要被我捏碎了。
视频往下的内容更噁心,画面对准了妈妈脸。妈妈的脸一远一近,李风从后
操弄着妈妈。同时,电脑里传来李风的声音:「淫奴,告诉你老公。现在你爽不
爽」
「……老公……我受不了……我要死了……」
「唿……你这母狗的水就是多呀。说,是我的鸡巴大,还你老公鸡巴大?」
「呜,不要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喔……」
「……快说……谁鸡巴大?谁操你比较爽?」
「……主人的鸡巴大,主人最会操,主人操死母狗我了……」
「……石守信,我让你瞧不起我,看看你老婆……」
「我会照顾你的老婆和女儿,哈哈,你儿子要改姓李了……」
我滩在妈妈的大班椅上,说不出话。我已经软了……
评论加载中..